当前位置:阅阅小说 > 魔兽世界万物凋零 > 第十九章——变化

魔兽世界万物凋零第十九章——变化

    从奎尔萨拉斯东瘟疫之地需要时间,比奥蕾莉亚想象的要长。她带领的一支小队只是在南墙大门住了一晚。摄政王几乎不眠不休,只吃一些用魔法制造的食物。再耐着性子忍了两天后,她终于抵达了玛瑞斯农场。这段时间她找来了记载当年农场发生事情的一切资料,只是由于自己曾亲自下令抹除所有关于纳萨诺斯的痕迹,所以她能获得的讯息少之又少。直到此时奥蕾莉亚才反应过来,她的丈夫只存在于她的记忆中。

    眼前的废墟触动着摄政王的心,多年前的发生在这里的战斗至今仍历历在目。她叹了口气,希望自己已经做好准备面对现实。

    “你们去周围警戒,不许任何人靠近!”

    将随从人员散开后,奥蕾莉亚慢慢走向倒塌的房屋建筑,她回忆起自己曾在这里与纳萨诺斯见面,在冬暮节的夜晚与他的家人分享喜悦。那份过去的时光是她为数不多值得怀恋的。

    只要一块骨头就行。

    奥蕾莉亚不求这么多年过去,无数个风风雨雨的日子,纳萨诺斯的遗体还能完好保存,她只需要能找到一块骨骼就行。她相信那样能够证明丈夫的确安息了,所有流言蜚语都将不攻自破。

    摄政王踩着一块又一块的建筑残木来到最高处,不安的心晃动了一下。她的神情渐渐黯淡了下来。

    这里的废墟被人翻找过!

    “这不可能!”她用近乎嘶哑的声音低语道:“到底是谁”

    “看来你瞒了我很多事,母亲。”

    奥蕾莉亚转过身来,让她心烦意乱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但眼前出现的人彻底撕开了尘封已久的伤口。

    “贝洛瑞尔”奥蕾莉亚唤道,她看见儿子那双原本细腻柔软的手被弄得面目全非,许许多多被划破的细小伤痕,还有些木屑刺在血肉里。刚才摄政王还在疑惑是谁先她一步动了这里的废墟,现在她知道答案了。

    精灵男孩儿大步走向母亲,举起一只手让他的至亲看得清楚。“我昨天就到了,做了你想做的事,得到了你仍然怀疑的答案。”

    “答案”奥蕾莉亚重复着,“我不需要什么答案。我来这儿只是为了确认一个不属实的流言而已。倒是你,你又偷偷跑出来。我是不是要派一支军队才能看住你”

    “到现在为止你还打算向我隐瞒”贝洛瑞尔咆哮着。

    奥蕾莉亚呆在原地,因儿子的话而震惊。

    “我并没有对你隐瞒什么,孩子。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过去的沉痛回忆罢了。”

    “纳萨诺斯玛瑞斯是谁”

    这个问题让奥蕾莉亚意识到她把情况估计错了。现在的问题不是她没有告诉贝洛瑞尔什么,而是贝洛瑞尔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贝洛瑞尔,”奥蕾莉亚紧绷着身体,字句从她紧闭的牙关里艰难地蹦出来,“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精灵男孩儿抬起头对着她,可怕的目光盯着她,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他发出了对灵魂的质问:“我的姓氏到底是风行者,还是玛瑞斯”

    “你当然是风行者家族的孩子,贝洛瑞尔。”奥蕾莉亚大声地回应道。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儿,女精灵后悔起来,她现在只想带着贝洛瑞尔回家“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好奇自己的父亲是谁,但你要像我一样接受事实,你的父亲已经死了,他已经不在了。”

    “真的吗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你说你亲手让父亲从亡灵之躯中解脱,你难道都忘了吗”

    贝洛瑞尔的控诉令奥蕾莉亚震惊。摄政王一直以来想要隐藏的秘密已经被她最想保护的人知晓。

    “你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最不能改变的事实就是真相。”贝洛瑞尔痛苦地扭过头,“怪不得你一直告诫我说亡灵都是可憎的生物,是他们差点毁灭了我们的家园。我一直以为你是对的可你怎么能下得了手”

    奥蕾莉亚跳下废墟来到儿子身边,疼惜地捧起他满是伤痕的手,她的担忧变成了心痛。在她内心,有一道巨大的、无法愈合的伤口。“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没有亲眼看见,那时的你才刚刚出生。你不知道,不知道你父亲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不能看着他”

    “我当然知道!”贝洛瑞尔用力甩开了奥蕾莉亚的手。这句话让他的母亲面带惊讶地看着他,“我亲眼看见了,我看见有一个亡灵从这片废墟中存活了下来,他对着天空大喊着我还活着。我看到他的双眼猩红,像来自地狱那般可怕。他的声音既有活下来的喜悦,又有一种我当时无法理解的愤怒。现在我理解了,我知道他的愤怒来自于谁,不止是那些将他变成亡灵的人,还有抛弃他的人!”

    一瞬间,贝洛瑞尔察觉到母亲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崩溃了。他的心也随之跳动的越来越快,在他眼里,母亲绝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她会誓死守卫奎尔萨拉斯,也会付出一切来保护她的孩子。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那未必是她的错。他相信母亲在面对变成亡灵的父亲时,心里一定是非常痛苦和绝望的。贝洛瑞尔深深地同情着母亲,他想要为刚才的话道歉。

    “你都看见了”奥蕾莉亚声音颤抖着质问道。贝洛瑞尔的话听起来十分荒诞,但是他不可能撒谎。奥蕾莉亚不相信她的孩子会欺骗她。

    “我看见了。亲眼看见的。”

    奥蕾莉亚如同遭受了重重一击,蹒跚着向后退了几步。她明明击倒了纳萨诺斯,还在他的家园为了进行了火葬

    “我上次来到这里时,遇到了一个亡灵的袭击。虽然她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但我调查了所有已知的亡灵阵营,除了天灾军团意外,还有一股叫做被遗忘者的亡灵势力。”

    被遗忘者奥蕾莉亚双腿瘫软,跌坐在脚下贫瘠的土地上。她的大脑一片茫然,异常痛苦。

    endeleu,让我遗忘。是这个意思吗

    纳萨诺斯

    我是来找你的,。帮你解脱。

    在看到他的样子之后,她曾经这么对他说过。她为纳萨诺斯的改变而哭泣。

    我并没有成为巫妖王的爪牙,我有自己的意志,我和那些毁灭奎尔塞拉斯的亡灵天灾不一样。你为什么想要像消灭那些怪物一样消灭我

    那你和阿尔萨斯的区别在哪儿他杀了父亲,你杀了自己的母亲!我不想看见你这个样子。贝洛里尔也不想看见。

    慢慢地,仿佛她的心有千斤重一般。

    奥蕾莉亚

    对不起,纳萨诺斯。我不能看着你这样活下去。

    “父亲还活着。”

    贝洛瑞尔的声音让她心头一紧。摄政王慢慢站了起来,使劲咽了咽唾沫,抬起她满是泪痕的脸望着贝洛瑞尔,从喉咙中艰难地挤出几句话:“我会调查清楚的。你父亲还活着的事实对于我们而言也许不是个好消息。你说得对,他的愤怒有一部分来自于我。如果他要寻求报复,我不会责怪他,我只希望他伤害我一个就足够了。”

    “我不希望你被伤害,母亲。”贝洛瑞尔说,“我希望你和父亲能够好好谈谈。巫妖王已被击败多年,一些亡者早就恢复了属于自己的意志,黑锋骑士团就是最好的例子。”

    “也许你是对的,孩子。”奥蕾莉亚紧紧握住贝洛瑞尔的手,“或许我曾经的选择是错误的,而且酿成的后果极有可能会让整个奎尔萨拉斯去承担。”尽管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但当她看见贝洛瑞尔脸上悲伤的神情时,还是感到一阵难受。

    “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母亲”贝洛瑞尔轻声问。

    “你父亲隐藏了这么多年,突然被人发现踪迹非常不合情理。”奥蕾莉亚恢复冷静,“我了解纳萨诺斯,他想要用自己还活着的消息来试探所有人的看法,并且猜到我会把这个事实散播开。”

    “为什么”贝洛瑞尔不解地问,“如果更多的人知道父亲还活着,那么他的敌人也一定会想尽办法消灭他。”

    “你不明白,贝洛瑞尔。你父亲是在给我们选择,选择继续隐瞒还是曝光他的存在。我们选择前者,就相当于是在选择与他为敌。”奥蕾莉亚几乎想到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被遗忘者前不久攻克了激流堡,这证明他们拥有不俗的军事力量。纳萨诺斯集结这样一支大军必定是经年累月的结果。他一直都在隐藏,现在,他已经不需要躲下去了。”

    说到这里,奥蕾莉亚和贝洛瑞尔同时心头一紧。纳萨诺斯不再躲下去的原因是什么他曝光身份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是想要恐吓那些辜负他的人吗如果是的话,奥蕾莉亚坚信他会成功的,他会让所有人恐惧。

    几天的休息终于让吉安娜有精力走出狭小的房间,去外面好好看看塞拉摩的现状。战争带来的伤痛短暂时间不可能消除,但是人们必须带着新的希望活下去。作为塞拉摩的统治者,她应该第一时间去询问重建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伤员是否都得到了妥善的治疗。不过吉安娜相信希尔瓦娜斯已经处理好了一切。她披着斗篷,不吸引任何人的视线,想要找到游侠将军的身影。最后却发现那个人站在一段完好的城墙上,向远处眺望。

    “你在看什么”吉安娜走到希尔瓦娜斯身旁时,这个敏锐的游侠竟然没有察觉。到底是什么吸引了她的注意吉安娜很是好奇。

    “你醒了”希尔瓦娜斯惊讶地看着吉安娜,凝重的眉宇终于舒缓开。

    吉安娜用手打理了下头发,微笑着说:“我醒了好几天了,只不过一直在休息。”

    “是的,我听蓓恩提起过。”游侠将军点了下头,“在你休整的这几天,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打发走肯瑞托的人。”

    “我的确没有看见卡德加他们,他们走了吗”

    “今天早晨走的。”希尔瓦娜斯的视线又回到刚才眺望的方向。“他们很想知道传送过程的细节,我只能用塞拉摩机密来应付他们。”

    吉安娜抿嘴一笑,“如果是机密,那么它的统治者是不是应该是知情人士”她看到希尔瓦娜斯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毫无疑问,女游侠有事隐瞒了她。

    “传送法术的图纸是有人给我的。”

    “是谁”吉安娜问,不过希尔瓦娜斯没有回答。她猜测道:“你的那位亡灵朋友”

    她听到一声烦躁的叹息,希尔瓦娜斯转过身面对着她,想要诉说一切,而吉安娜也站在原地倾听着。

    “我之前见过他一面,那是我长久以来渴求的。我当时很高兴,很激动。尤其是听到他说他是来帮我们对抗部落的时候,我切身感受到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吉安娜的眼睛缓缓放大,尽管失礼,她还是开口询问:“你爱他”

    女精灵的脸色一变,两颊出现一抹绯红。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撇了撇嘴道:“他爱的是我姐姐。”

    “你姐姐”

    “这不重要,吉安娜。重要的是,他把传送卷轴给我的时候,只告诉了我塞拉摩会被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相信他,而事实他的确是对的,这里是东部王国达拉然曾经所在的地方。我们的到来除了让这里的魔法元素不安之外,还没有引起什么冲突。只是我在想为什么他要把传送的目的地设置在这里。”希尔瓦娜斯滔滔不绝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吉安娜脸上震惊的表情,“天遣之门事件爆发后,一支名为被遗忘者的亡灵部队为世人所知,他们自称自己的大本营就在奥特兰克山上。”她指着夜幕下隐隐约约显现出来的山的影子。“我们离被遗忘者的大本营很近。这是为什么你有想过吗,吉安”

    希尔瓦娜斯再次注意到吉安娜时女法师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那般轻松的神情,她的眼睛全是怀疑和猜忌。

    “怎么了”她问。

    “你的亡灵朋友,爱的是你姐姐”

    女精灵一愣。

    “你姐姐是奥蕾莉亚风行者。而她的伴侣不就是”

    一时间,希尔瓦娜斯和吉安娜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们都没有为即将到来的变化做好准备。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魔兽世界万物凋零。本章网址:https://www.jinanruxian.com/45_45927/617.html

类似《魔兽世界万物凋零》的精彩小说